中央再推西部大开发,财税、金融、用地多项政策支持基建

2020-05-21 13:43:34 来源:休闲农业网 作者:admin
浏览 评论

近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自2000年开始,今年西部大开发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指导意见》从新时代新阶段新要求出发,明确提出36条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文件明确,西部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突出。记者发现,文件多次提及基础设施建设,从交通基础设施、科研基础设施到医疗基础设施,并在财税、金融、用地等多方面给与重磅政策支持,“基建”可以说是文件的核心关键词之一。

12次提及“基础设施”

《指导意见》中,12次提及“基础设施”,从完善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布局,到促进城镇公共基础设施向周边农村地区延伸;从加强出海、扶贫通道和旅游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到进一步完善口岸、跨境运输和信息通道等开放基础设施;从改善医疗基础设施和装备条件到完善安置区配套基础设施。

交通是基础设施建设的重头戏。《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运输通道建设,拓展区域开发轴线。加快川藏铁路、沿江高铁、渝昆高铁、西(宁)成(都)铁路等重大工程规划建设。

当前,川藏铁路拉萨至林芝段47座隧道已全部贯通。作为川藏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拉林铁路2021年建成通车后,将构建起西藏连接川渝经济圈和长江经济带的大能力快捷通道。长江沿江高铁则是连接上海与四川成都的高速铁路,属国家中长期“八纵八横”铁路通道,建成后将连接华东、华中、西南地区,贯通长三角、长江中游、成渝等城市群。

城乡融合方面,《指导意见》则提出,要因地制宜优化城镇化布局与形态,提升并发挥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推动城市群高质量发展和大中小城市网络化建设,培育发展一批特色小城镇。统筹城乡市政公用设施建设,促进城镇公共基础设施向周边农村地区延伸。

三项重磅政策支持基建

为支持西部基础设施建设,《指导意见》分别从财税、金融和用地三大方面给予特殊政策支持。

财税方面,根据《指导意见》,中央财政在一般性转移支付和各领域专项转移支付分配中,继续通过多种方式,对西部地区实行差别化补助,加大倾斜支持力度。

在转移支付方面,中央财政向来对西部提供强力支持。以2018年为例,中央财政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收入接近7万亿元,四川省就以4780亿元居首。

不过《指导意见》强调,考虑西部地区普遍财力较为薄弱的实际,加大地方政府债券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将中央财政一般性转移支付收入纳入地方政府财政承受能力计算范畴。这意味着基建项目可以更容易申请政府债券支持。

金融方面,《指导意见》提出,要依法合规探索建立西部地区基础设施领域融资风险分担机制。融资风险分担机制是调动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关键一环,社会资本与政府部门各承担哪部分风险,分担哪些风险留置哪些风险,都是亟需研究的课题,其目的是形成科学的激励与约束作用。

用地方面,《指导意见》提出,要继续实施差别化用地政策,新增建设用地指标进一步向西部地区倾斜,合理增加荒山、沙地、戈壁等未利用土地开发建设指标。特别是要加强对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项目的用地保障。

两大城市群是核心引擎

以四川成都和重庆市为首的成渝城市群和以西安为首的关中平原城市群是本轮西部大开发的重心所在。《指导意见》明确,两大城市群要协同发展,加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打造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

2020年1月,成渝地区就已经成为中央政策焦点。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明确提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这是中央首次对成都和重庆两座城市提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提法,并提出要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的新要求。

此外,《指导意见》从加大开放力度的角度分别阐述了西部各省份的具体定位:如支持新疆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形成西向交通枢纽和商贸物流、文化科教、医疗服务中心。支持重庆、四川、陕西发挥综合优势,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和开发开放枢纽。支持甘肃、陕西充分发掘历史文化优势,发挥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通道、节点作用。支持贵州、青海深化国内外生态合作,推动绿色丝绸之路建设。支持内蒙古深度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提升云南与澜沧江-湄公河区域开放合作水平。

还提到,要拓展区际互动合作,支持青海、甘肃等加快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探索协同推进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径。依托陆桥综合运输通道,加强西北省份与江苏、山东、河南等东中部省份互惠合作。加快珠江-西江经济带和北部湾经济区建设,鼓励广西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推动东西部自由贸易试验区交流合作,加强协同开放。

能源行业的针对性政策

西部大开发,能源行业与采矿业是其具有自身特点的两大重点行业,对此《指导意见》均有所明确。如在谈及开放时指出,要有序开放制造业,逐步放宽服务业准入,并专门提出“提高采矿业开放水平”。

能源方面,西电东送历来是西部大开发的传统重点项目,《指导意见》则提出加快风电、光伏发电就地消纳。继续加大西电东送等跨省区重点输电通道建设,提升清洁电力输送能力。加强电网调峰能力建设,有效解决弃风弃光弃水问题。积极推进配电网改造行动和农网改造升级,提高偏远地区供电能力。

能源结构转型方面,《指导意见》提出,要优化煤炭生产与消费结构,推动煤炭清洁生产与智能高效开采,积极推进煤炭分级分质梯级利用,稳步开展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等升级示范。建设一批石油天然气生产基地。加快煤层气等勘探开发利用。加强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开展黄河梯级电站大型储能项目研究,培育一批清洁能源基地。

此外,按照《指导意见》,西部地区还要加快北煤南运通道和大型煤炭储备基地建设,继续加强油气支线、终端管网建设。构建多层次天然气储备体系,在符合条件的地区加快建立地下储气库。

官方支持符合环保、能效等标准要求的高载能行业向西部清洁能源优势地区集中。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还特别提出,要强化资源能源开发地干线通道规划建设。

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方面,能源领域同样是重点之一。如要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电价,深化输配电价改革。推进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开展电力现货交易试点。实施丰水期居民生活电能替代等电价政策,促进西部地区清洁能源消纳。建立健全天然气弹性价格机制和上下游价格传导机制。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热门话题
猜你喜欢